林安

一个片段

“医生。”

“嗯?”我应了一声,转过身来看他。

“我得了什么病?”

“我还不知道。”我如实回答,但是马上又补了一句,“不严重。你会好起来的。”

“嗯。”他说。然后闭上了眼睛。

伊万•布拉金斯基,他是我的病人。我坐在床边翻着他的病历本时,他正背对着我躺在铺白色床单的床上,不知是在睡觉,还是在看窗台上的向日葵。

我站了起来。

“王医生。”

“什么事?”

“能不能把向日葵拿走,把它们养在花瓶里?它们快凋谢了。”

“好的。”我走过去拿走了它们。把它们放在我办公桌上后,我想了想,拿起钱包出了医院。十分钟后走进附近的花店,我打算买栽在花盆里的向日葵,虽然我不知道它们能不能被养在花盆里。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