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安

一个片段

“医生。”

“嗯?”我应了一声,转过身来看他。

“我得了什么病?”

“我还不知道。”我如实回答,但是马上又补了一句,“不严重。你会好起来的。”

“嗯。”他说。然后闭上了眼睛。

伊万•布拉金斯基,他是我的病人。我坐在床边翻着他的病历本时,他正背对着我躺在铺白色床单的床上,不知是在睡觉,还是在看窗台上的向日葵。

我站了起来。

“王医生。”

“什么事?”

“能不能把向日葵拿走,把它们养在花瓶里?它们快凋谢了。”

“好的。”我走过去拿走了它们。把它们放在我办公桌上后,我想了想,拿起钱包出了医院。十分钟后走进附近的花店,我打算买栽在花盆里的向日葵,虽然我不知道它们能不能被养在花盆里。

存个梗

露中的《绝望天使》
伊万的疯狂实验和小白鼠王耀

——在我头顶这片灰暗的天空中,我从未看到过光

一篇很短的复健

◇一篇很短的复健
◇王耀和牙医伊万

        我躺在铺着蓝布的牙科椅上,把垫在胸前的毛巾往上拽了拽。

        那个穿宽松白大褂的男人正拿着小镊子在桌子附近叮叮当当地准备着什么,趁他背对着我,我赶紧吐了口唾沫,嘴里满是消毒水的古怪气味。那些又苦又咸的液体甚至倒流进了我的喉咙。

        我听见外面的雨打在小诊所的玻璃门上的声音,和身边那个叫伊万的牙医弄出的金属碰撞声混合在一起。

        “张开嘴,别动。”他拿着镊子走了过来,把灯光调向我,在我闭眼之前,我看见他对我温和地笑了笑。